更多>>方志动态

兴安灵渠筒车印象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7-07-25 09:13:00   | 来源:
    每当看到摄影师盛久永先生拍摄的老照片——黄柏江的竹筒水车,我就想起六十年代灵渠冷水坝的筒车。

    灵渠由北往南流到溶江的河段,当地称作“灵河”。灵河的河面比较宽,有一百米左右,水也比较深,深的地方有三四米,浅的地方也有一二米。灵河两岸的水田除了修堰筑渠引水灌溉以外,主要靠架筒车提水灌溉。从莲塘娘娘庙堰到通济村旁的冷水坝十来里水路,架有五十多架筒车,用当今时髦的话讲,那是古灵渠一道灵动的古色古香的风景线。

 

    在儿时的记忆里,灵渠冷水坝的筒车特别高大,特别好看,特别有趣!

    冷水坝,它是灵河的最后一道堰坝,位置特别优越,往来的人也特别多。北面是坝的东道主一甲村,南面是溶江街,东边紧靠溶江中学,西边与通济村,还有秦城遗址相毗连。它横斜在河的东西两岸,将百米左右宽的河流拦断,蓄起了盈盈的一汪河水,一甲村的村民把它称作“沉塘”(意即水很深的水塘)。它是溶江中学师生天然的浴池,也是一甲、通济两村民众捕鱼的传统鱼场,置有传统的立式鱼笼和春夏秋捕鱼的水埠头。

 

灵渠冷水坝通航泄水口

    堰坝西北斜向东南,坝的两头各有一个泄水口,河中部还有一个供通航用的泄水口。蓄水时,泄水口就用松木拦挡,通航时就将松木搬掉。水大时,泄水口奔湧出白花花的流水,有一泻千里之势,轰轰隆隆的水响声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听见,那“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的气势有点吓人。有民谣这样形容:“冷水坝,鬼打架,水浪冲,听到怕!”儿时到冷水坝去洗澡、捉鱼、捞丝草,都要结伴而行,受民谣的影响,单独去,还是有点胆怯。直到成年之后,那种“怕”才逐渐消除。

    堰坝的东头沿岸修筑了一条长约四十米,宽约二三米的引水沟。水沟架设有六架筒车,印象中好像两头是小的,中间是大的。那大的筒车很高大,直径可能有五六米,站在下面看要仰头才能看到顶端。远近处看,都觉得是个庞然大物,像个巨大的风火轮。小的筒车也有三四米高,提的水是灌溉靠河边稍低的一些水田,而那些大筒车提的水是灌溉地面较高一些的水田。

    儿时在冷水坝看筒车,是一种特别的乐趣。筒车的结构虽然很简单,但外形却很美观,也很壮观。它极像两把雨伞的轱架相向的组合体,浑圆、空灵、高大。正如民间谜语所形容的:“远望蜘蛛网网,近看棍棍棒棒,既有竹筒筛(斟)酒,又有弹琴说唱。”当流水冲击筒车入水的竹簈时,筒车转动,斜扎的竹筒依次在筒车转动中将筒内的水灌满并提升到高处,然后依次缓缓将水倒入上方的水槽里。竹筒在上升过程中,只见接连不断斜流出来的水柱呈弧状跌落木槽中,碎玉般的水珠飞溅,雨雾飘落,形成无数的雨帘,筒车的周围总是淅淅沥沥的!

    筒车转动的声音,很特别,“叽嘎叽嘎”地响,远远的地方也听得见,但不嘈杂,倒是给空旷的田野和和静谧的河流平添了天籁之音,恰好与水筒“唏唏哗哗”的倒水声配成独特的河畔交响乐,有一种园田风物的情趣和韵味。

 

    正因为筒车转起来好看好听,曾引得路过的一位外国专家十分好奇,还赞叹不已。那是五十年代末,一位援助中国的苏联专家乘坐一只麻雀尾式木船从桂林溯流北上。船过冷水坝时,船上的人都要下船,以便船只轻装过坝。苏联专家站在堰坝上被不远处的几架筒车吸引住了,他眼盯盯地望着转动着的筒车,然后沿着坑坑洼洼的堰坝向筒车走去,吓得陪同的人员不知所措,慌忙跟在后面喊“少心点!”谁知苏联专家根本不在意,只管往前走,一直走到泄水口处才停步。回到船上后,他叽哩呱啦地向翻译问个不停,还神出大拇指比划。当时本地负责护送任务的一位干部,不懂俄语,不知那位苏联专家和翻译俩在嘀咕什么,就俏俏地问翻译,翻译笑着说,那苏联专家称赞中国人好聪明,制造的土水车提水灌溉好巧妙,比欧洲的风车漂亮,既简单,又适用。

 

远眺灵渠冷水坝

    灵渠在过去,水草丰茂,鱼虾很多,随时随处都能看得见游鱼,在堰坝的石缝里可以摸得到鱼,在水草中也能抓得到鱼。有趣的是,在筒车倒水的下方地面,也能捡得到鱼。儿时读书时,常走捷径过冷水坝,虽涉水走过水流湍急的泄水口拦堰木有风险,但经过大筒车下面时,时有捡鱼的收获。一天中午,看见一筒车的下面竟然摆满了白亮亮的白古佬(一种小条鱼)和鲤鱼,捡起来足有两串,两斤左右,乐得同去捡的同伴笑得嘴巴都合不拢。后来几乎天天去过堰坝,天天去筒车下面捡鱼。虽时有时无,但兴趣盎然,乐在其中。直到现在,我还没弄明白:那天为何那架筒车下面有那么多鱼,是水筒带入后上升倒水时跳出的,还是白古佬和鲤鱼跳龙门跳出来的呢?

 

     到了冬天,玩筒车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,有点像在乐满地游乐世界玩摩天轮.筒车由两个交叉共轴的伞形圆构成,两圆内侧稀稀拉拉地绑有水筒和竹簈。整个筒车看起来,结构很简单稀疏。枯水季节里的筒车,一动不动地呆在那里,好像累了似的在那歇息。我们趁着没大人的时候钻进筒车里,脚踩一边捆绑水筒和竹簈的竹圆圈,向上踩动筒车。踩得慢,筒车就转得慢,踩得快,筒车就转得快,很好玩!那时候,没什么东西玩耍,能偷着玩一次筒车,也不容易。被大人看见是要挨骂的。那时玩筒车,也等于今天玩海盗船,非常刺激有趣。有胆大的同伴,像个上树蛙,紧紧地抱着竹圈,随着筒车转动上升下降,赏受飞行员转圈训练的滋味和乐处。不过,这个玩法,需要胆量和技巧,一般人不敢玩。如果摔下去,结果就难料了!


     很遗憾,随着科技的进步,生产力的飞速发展,灵渠的筒车先后为水轮泵和电动抽水机所替代。儿时所见的一排排、一架架日夜在灵渠岸边转动的筒车,早已不见踪影,唯有美好的印象还留存在记忆里。


(文/唐高飞  文中采用的筒车图片为摄影师盛久永先生的作品,特表示诚挚谢意!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编辑:蒋子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