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>>方志动态

七个弟子八进士 ——探寻高尚镇的古书院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7-07-18 00:56:00   | 来源:
    2013年秋,与家人驱车到了高尚镇的济中村委。到济中原本有两个目的,一是秋游,因为这里山青水秀,还有红红的枫树和金黄的银杏叶,更有山区那种远离城市的宁静……在这里野炊、在这里拍照、在这里打着儿时玩的石子水飘,真是其乐无穷。二是想了解灵渠的源流,灵渠有三源,主源在南边出于现在灵川县境内的海洋镇,名为海洋河;东源出于白石乡,水经上桂峡后到高尚镇的山湾村与海洋河相汇;河水顺流而下,到堡里村与西源溶为一体。

  

  济中金黄的银杏叶

  

红红的枫树,远离城市的宁静

  

山湾村与海洋河汇合处

   灵渠这三源中,海洋河是主源,所以从灵川县境内的海洋山到兴安县的分水塘统称海洋河。如果你想要研究灵渠,一定要了解它的源头,一定要到高尚这神奇的地方,了解那里的人文与地理。对于南源与东源笔者已多次考察过,对于西源,笔者虽然去过,却很少对其认真考察。这次一家人到济中的五马村,意外发现还有不少的古建筑,走访中得知,其中一座古建筑还是古代的书院。想不到在这山区里还会有书院,于是立马前去探个究竟。

  

五马书院 

    书院很大,分前后两院,前院早已倒塌,后院也成了危房。房柱很大,其围经达1.3米,大樑上有一行文字:“大清同治二年岁次孟冬月谷旦书院宅合族祠孙等同建”。

    由此可知,书院建于1863年,距今有153年,而且是家族建筑。在书院的墙壁上我们见到了两方清光绪二十二年的石碑,左边的石碑中记载为“五马书院”;右边的石碑记载了欧阳家族到兴安的情况:“始祖司法公原系江西省庐陵瓦滓塘钓源村人,自宋迁至广西省桂林府兴安县”。欧阳司法当时到五马村,见这里“龙虎之居盘,可谓里仁之美观,山水之清秀”。因而乔迁到此,建古柏宅,取妻生子,安居乐业,其妻是兴安名门旺族蒋允济的后裔。明政德年间丁卯科,欧阳君昕考得进士归刑部选用,后官至云南布政使。年岁大后告老解组归田,回到家乡。这时,他做出了一个决定,“改古柏为书院”,先前看到的“大清同治二年岁次孟冬月谷旦书院宅合族祠孙等同建”是后来重建。 欧阳君昕的情况本想从清代《兴安县志》记载的明代进士人名中查找,但是查无结果,欧阳姓氏在兴安的人不多,但是可谓人才倍出,《兴安县志》记载,明代出了举人2人,贡士9人,这与欧阳君昕办书院应该有很大的联系。

  

清代光绪二十二年石碑

 

   高尚镇是一个出人才的地方,自古有不少的书院,在清代道光年间的《兴安县志》看到:“立鳌峰在县南六十里宅美村右,山逆水沿江而上,状类立鳌,古名上水立鳌,上有书院”。

见有这么一处值得探访的地方,于是邀好友李国权专程到宅美走了一趟。宅美村在海洋河的东岸,村中有蒋氏祠堂,因为古代有不少人中举,村口有不少的夹石,可惜这些夹石都被用于架桥铺路去了。在田间的一块夹石上,还可清楚的看见:“大清道光壬午岁进士嗣孙蒋伯铣立”。从蒋氏族谱中得知,宅美村是元代至正年间从大宜洞迁移而来,先祖是宋代著名的邕管观察使蒋允济。村中古迹留存已是不多,采访后我们过河回兴安。古时候,这里过河使用的是石跳桥,通过岸边一方小小的建桥石碑,可知桥名为锡麟桥,建于清道光二年。如今,当年建跳桥的石礅多已不见,只有零星的几个撒落在河床中,下游不远处的现代大桥已经将跳桥取而代之。河西边的立鳌峰临江耸立,村民说;听讲书院是先祖蒋允济创建,书院早已倒塌,只能见到墙基而已,道路都长满了杂草和小树。

清代《兴安县志》,除了记载立鳌书院,同时还记载了潭渼田的和松书院,传说书院是宋代名臣唐介所建。  

   唐介,字子方,北宋著名谏臣。他为官清正廉明、刚正不阿。宋神宗时拜参知政事(副相),死后被追赠为礼部尚书,赐谥号“质肃”。 唐介是否为兴安人,有不同的说法。1988年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时,笔者与兴安博物馆馆长李铎玉先生,前往高尚进行调查。在大宜山下发现了唐介墓,可惜当时墓已被盗。据说被盗现场当时还有一些破损的陶瓷器,这些陶瓷器对盗墓贼来说没有了价值,而对我们这些考古工作者来讲,却失去了很有研究价值、以及可以用于断代的器物。好在经过对周边仔细调查,发现唐介墓后面的石山上有模糊不清但尚可辩认的摩崖石刻,其文字内容为“宋唐质肃公先世墓”。于是,我们在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结果中认定,这里就是宋代唐介之墓。2005年,唐氏家族重修唐介墓,在地面以下二米深的地方挖出古碑一方。石碑两面刻字,其中一面与摩崖石刻基本相同,只是多了一个落款为“宋绍定四年远代孙唐琼”。据茗田村的唐介嫡远孙唐运智介绍,这是宋代唐琼公重修时留下的墓碑,2005年是第三次重建。  

   和松书院,在如今潭尾村的尚义小学旁边,史书记载:清康熙年间学博朱兴让为之题匾“自然清幽”,现年五十多岁的唐校长还可以回忆起当年的状况。可惜早些年被拆除,现在只有平地一片与旁边那参天的古树。村中引人思旧的仿佛只有那陈旧的马头墙。

 

  村中的尚义小学

 

    在高尚这片土地上,不论是蒋氏家族的立鳌书院,还是唐氏家族的和松书院,蒋、唐后裔都流传着雷同的美好故事。

    传说,当年书院建成后,老师召收了第一批弟子,当时因为能供得起子女读书的人不多,上学的只有七个人。老师建书院教学,不为钱财、只为培养人才,来多少就教多少。三年寒窗过后,到了金秋攀桂①之时,弟子们前往应试。不曾想到,金榜题名时,老师名下竟有八人中榜。七名弟子何得以八人中榜呢?原来,老师为了专心教好学生,请了一位杂工帮忙扫地煮饭。这位杂工虽然家境贫寒,但勤奋好学,每天在窗外扫地,进教室为老师添加茶水,无意中成为了一位额外的学生。他天生就是一学习的料,入耳能记、过目不忘。天长日久,杂工对四书五经能够倒背如流,满腹经纶与人不差。老师见他功底已是不浅,便带他与其它七位弟子同科一道赴考,结果八人共同中榜,成就了“七个弟子八进士”的佳话。

   在兴安的历史长河中,唐、蒋二姓都是旺盛之族,这个传说故事究尽是谁带出的弟子,已经很难考证。清代道光版本的《兴安县志》记载;宋代自唐则之后,唐姓出了进士八人。宋代自蒋允济之后,蒋姓同样也是出了进士八人,也许这就是历史的巧合,也许不巧就不成书。当然,历史归历史、传说归传说。不管是唐氏还是蒋氏,在两位先贤之后,虽然宋代都出了八名进士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也许他们是同出于一家书院但不同榜,也许是在同一恩科的乡试中八人中榜,但绝不是出于同一年度、同一恩科的八进士。

   对于以上的传说故事,我们无法去证实其真伪,因为传说毕竟是传说,个中内容难免添油加醋、张冠李戴。但是,我们知道这是一个美好的传说,通过这一传说至少让我们知道了三点;一是宋代的唐氏先贤与蒋氏先贤为人才的培养办书院,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二是通过书院对文化的传授,唐、蒋二族人才辈出,广西在宋代一共出了379名进士,平均一个县只有几个人,而有资料显示,兴安的唐、蒋二族就二十二人考得进士,可见非同一般。三是告知后人,不管家境如何、那怕是打工,只要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同样可以成功。至于这个传说故事是来自那一家,真实情况究竟如何,我们只能留下两个字:待考。

   高尚镇,除了上述三处外,古代还有不少不同形式的书院,只是不及细统。比如说大宜洞的碑上就记载有:“蒋绾、唐介二贤,曾在此修真读书,故又名文昌祠也”。

  高尚,是一个文化内涵极深的地方;高尚,是一个有不少古书院、具有文化传承的地方;高尚,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地方。从这方土地出去的人都会骄傲的说:“我是一个高尚人”。

  

  :古代的科举制度是在桂花盛开的秋天进行,攀桂之意是要考取功名,明代灵渠上建有一座桥,名为“攀桂”,就是希望兴安多出人才。

  

/图:陈兴华       责编:蒋子鸣